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关注

塑造引领多重国家战略的综合发展体

2017-06-09 14:19:42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提出的“四个坚持、三个支撑、两个走在前列”要求,是今后5年全省工作指导思想的核心要义,是广东工作的总纲。“总纲”,顾名思义,就是总的纲领,一切事情的中心,是中心工作的中心。这一总纲,意味着广东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承载和服务国家战略,需要广东成为引领多重国家战略的综合发展体。

  通过“广东故事”阐述“中国故事”丰富“全球故事”

  从历史上看,自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进而拉开东西方大分岔的序幕以来,全球化与一个国家(地区)发展的互动,决定了一个国家(地区)的发展趋势与未来前景。在全球化背景下,一个国家(地区)经济发展,由小到大、由大变强,一般经历三个阶段:切入全球价值链→构建国家(地区)价值链→引领全球价值链。每一次世界制造中心的变迁,必然有一个强国的出现,世界制造中心以其强大的生产影响力和市场影响力推动着该经济体快速成长。世界制造中心的转移,伴随着经济强国的出现,强国的标志就是引领全球价值链。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伴随着对外开放战略:从上世纪80年代的试点开放、90年代的局部开放到21世纪初的全方位对外开放。纵观世界历史,特定区域经济体(非均衡发展)引领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全球化进程。回顾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广东是全球化与我国国家战略互动的实践者与引领者。

  当前,在全球经济社会格局大转型时代,我国处在从构建国家价值链迈向引领全球价值链的进程中。从全球化的追随者转变成全球化的引领者,需要富有激情与理性的科学探索。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所作重要批示的实质,是要求广东在这一进程中再次成为实践者与引领者,引领践行多重国家战略,成为全方位立体式的经济社会综合发展体的中国样本与全球样本,要具有示范意义和模式意义。“两个走在前列”,就是要通过“广东故事”,阐述“中国故事”,丰富“全球故事”。

  具备全球化的产业引领能力和价值链管理能力

  这一使命要求广东必须具备全球化的产业引领能力和价值链管理能力,统筹协调国内国际两大市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从区域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将成为最具活力和创新精神的经济社会发展体,广东是引领践行这一国家战略的主导者。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战略是相互联系、融为一体的。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不仅仅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龙头地区和产业发动机,更是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提供产业服务、资本服务、人才服务等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式服务体系和全球分布式的产业链合作机会。广东需要把握这一历史机遇,通过理性认知全球经济社会的复杂性,成为践行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引领者,成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关键贡献者,推进东西方经济社会发展又一次大分岔。这一次,我们是引领者而不是追随者;我们是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

  以产业创新发展为支撑

  成为经济社会综合发展体的全国引领者抑或全球引领者,需要以产业创新发展为支撑。2008年以来,全球形成产业共识:制造业创新发展是大趋势,必须高度重视其对于一个国家(地区)经济安全与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近400年来,在全世界发生的所有金融危机和货币危机的背后都是实体经济的危机,都是制造业的危机;近现代世界经济发展的主题是工业化以及由工业化带来的城市化,这一进程将持续下去。《中国制造2025》就是要在经济社会全球新秩序中,形成具有突破意义的“躯干”和“大脑”,是工业强国战略的第一个十年行动指南。面对消费品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资本品向发达国家回流的态势,广东要应对全球生产权的竞争,谋求全球生产权的主导性,以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为抓手构建产业创新生态系统,拓展企业家的国际化视野,提升企业家全球组织生产要素的能力,全力追求国际技术前沿并进行产业化,探索离岸创新中心建设,探索构建基于互联网及大数据的全球区域分布式智能制造系统,形成相对丰富的产业共享体系和全产业链服务体系。对中国经济而言,智能化生产,不是一道选做题,而是一道必做题,这是“补短板”的核心环节。广东率先顺应“产业竞争将由企业间竞争和产业链间竞争转向产业生态系统间的竞争”的产业转型趋势,集群式招商引资,通过智能化创新进行“补短板”,引领推进“三去一降一补”重点任务的实施。

  形成区域增长极群落

  谋求全球生产权,就要形成区域增长极群落。要基于空间多极网络视角,形成多极支撑、网络关联、极区互动、各具活力的区域经济发展新格局。未来时期,我国要形成消费品出口和设备出口并重的格局。这是培育国家价值链进而引领全球价值链的关键之一。广东作为世界制造中心的关键组成部分,主动从生产消费品为主转向生产消费品与生产资本品并重为主。珠江东岸新兴电子产业带和珠江西岸高端装备产业带的空间布局及有效推进,率先成为国家价值链培育和形成的区域模式,并对其他区域提供借鉴。广东要以“基础设施先行,产业关联”为主线谋求增长极空间网络,兼顾生产与需求,统筹外部市场与内部市场,形成全球GNP(国民生产总值)分布式生产体系。GNP体现了一个经济体的居民基于全球分布的财富创造能力。当前我国要谋求GNP的全球分布,这是一个大国变为强国的具体体现。广东需要先行。

  作者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暨南卓越智库新工业革命项目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