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关注

一达通肖锋:大数据改变全球价值链格局

2017-10-31 16:49:37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网

亿邦动力网讯】10月27日消息,“潮起钱塘”第二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在杭州举办。上午,阿里巴巴一达通副总经理肖锋出席了《跨境电商生态的精耕细作与服务升级》平行分论坛,并就《大数据改变全球价值链格局》主题发表了演讲,他表示,电子商务的应用已经走向了生产性服务业,走上了一个新的领域。他认为,互联网有三大比较明显的特点一个是透明,一个是高效,还有就是没有边界。

阿里巴巴一达通副总经理 肖锋

同时,肖锋指出,外贸综合服务企业的创新价值有三点:

第一个,降低了交易门槛。

第二个赶上了交易条件,包括金融条件、包括信用的条件,就是做生意不需要原来没有钱做不了的。

第三个就是我们缩小了服务区域的差异

据了解,本次峰会以“网上丝路 联通世界”为主题,探讨国际网络贸易发展新趋势、新格局、新规则和新机遇,为服务“一带一路”倡议和促进全球网络贸易生态圈的形成建言献策,助推杭州打造“网上丝绸之路”重要战略枢纽城市和国际网络贸易中心。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肖锋:非常荣幸在这里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国际贸易中间我们一些应用,其实不仅是阿里巴巴和应用和一达通的应用,我想从2013年开始,可能是我们以“一带一路”这个倡议为标志,我个人认为全球化进入了下半场。那么上半场的全球化在全球经济的影响大家都看得到,而且非常成功,中国是受益者,也是贡献者,那么到了现在全球化从2013年开始遇到了很多新的问题,那这些问题出在哪里?包括美国、包括西方,还有我们发展中国家都遇到问题,那么这些问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为什么讲上半场和下半场呢?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中国这一届政府也好,还有我们这个互联网技术也好,我们遇到了新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我们在之前包括中国倡议的双边的、多变的贸易协议很多,但响应度不是很高。从“一带一路”开始到现在G20等等都得到了全球的响应,这个响应除了我们内部的原因以外,外面出问题了,这个正好又是我们的机会,不管是我们的政府还是企业,我们都相信在新的全球化中间会产生一些新的机会和价值,而这个价值我想通过我们的努力可能就是能够让全球经济在新的下半场,我们按照习主席叫新时代起了更大作用,大概就是这个背景。大家看到十九大报告中间,在供给侧改革的中间专门大家看到,包括电商的应用,包括现代供应链都得提到了我们习主席的这次讲话。而且在之前我们又出台了国务院办公厅84号文,那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实际上是电子商务的应用已经走向了生产性服务业,走上了一个新的领域。

这一张就是报告中间有关我们外贸供应链等等一些表述,那以前在这一方面我们并没有把它提到战略的位置上,到今天国家已经把全球供应链包括我们国内供应链的应用提到了战略的位置,它是将直接改变我们的什么呢?我们在国际贸易或者我们在商贸流通中间价值链的体系。这是我上周参加的一个全球价值链论坛,这个论坛上包括WTO的首席经济学家,还有牛津大学等等这些专家都在这里讨论,当然老外都在想问题出在哪里。但全球价值链目前开了三届,这个讨论原来的动机就是怎么优化全球价值链,举个例子,研究者表明中国在手机的价值链中间大概有6到8美金,那占的比例其实是非常小,类似这样的问题,就是说全球价值链的分配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能不能优化。那么我在论坛上优化现有的贸易主体,这个有一定的意义,但意义并不大,那么你苹果能把多少的价值放在中国,或者它优化以后的利益给到谁,所以这是有限度的,但价值链的结构要改变,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认为上半场到现在,其实上半场是西方大企业发起的,在这个全球化的过程当中他们主导了全球化的规则和利益,全球化的收益也是他们主导,包括所有的规则。比方说原来在美国的生产,他认为花了10个美金到中国变成1个美金,这个中间的差价谁收益最大?一定是大企业,那么中小企业享受的利益是有限的,也就是说贸易主体造就了这个结构,如果像联合国的组织,那就是结构性的问题,这个利益分配中小企业没有分到,这个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西方国家也一样,川普上台跟这个是有关系的,而且关联很大,我们不管是TPP还是什么样的协议,你仔细去研究这些协议,这些协议中间对大企业利益的保护越来越重,对小企业没什么关系。我们讲发展中发展也一样,中国制造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是在价值链的底端,并没有体现出我们应有的价值,我们说上半场是这个状况。

我这张图简单介绍一下,两个问题阻碍了小企业全球化一个是流通的成本,我们讲物流、金融、结汇所有这些成本,这些成本是怎么来呢?你规模越大成本越低,所以500强在全球可以布置供应链。那么我们的小企业没有这个条件在流通上,包括流通的规则、流通的管理成本上,小企业也承受不了,那么另外一个条件就是信用的评价,信用的评价是更大的问题,一个小企业很难直接跨境采购另外一个国家的货物,宁可在本地进行采购,那么他也知道贵,但是安全。当然了,金融条件是一个辅助的,你做生意有多少钱也是越大越强,这就是主要的原因造成的,这个结构其实也是市场化的结构,表面上是公平的,但实际是有很大的问题。我们看这张图,传统贸易怎么做?就这个图,传统贸易中间谁的贸易谁来做交付,你是富士康就富士康来做,那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美国的零售商90%在本地拿货,甚至说中国的工厂在这里,但我这么点采购量我要懂国际金融和物流,我到底怎么走?就是很难,最重要的是到底先给钱还是先拿货。那表面上看,我们做个比喻,如果我们把500强现在的状况,我们说国际贸易谁都可以做,国外没有贸易管制,表面上是公平的,但实际上来讲500强就是一个巨轮,那么还有这么宽,你能过得去吗?所以说这个结构上导致你是不能够跟大企业比的。

我们希望通过新的技术干什么呢?需要搭建新的通道和新的通路,也需要新的规则,我们说“一带一路”也好,包括很多电商的创新也好,就是为了打造一条新的路径来实现我们贸易的普惠性。怎么做呢?昨天逍遥子在这个会上,我看了他的发言讲得非常好,就是中国电商的创新模式将走出去引领世界。本来我们国家在国际贸易,特别是在服务业上是非常落后的,我们也在价值链的底端,但是弯道超车的机会来自哪里?来自互联网,互联网来了以后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我认为互联网有三大比较明显的特点一个是透明,一个是高效,还有就是没有边界,这是互联网的特色,我想大家对这个都比较理解。那我们的外贸上有什么需求呢?起码目前来讲中国的贸易主体最多、规模最大,而且我们的流程是相对复杂的,这三样我们跟网络结合起来产生一个新的模式,一个新的服务超市。中国是120多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目前中国的制造实际上讲我们1000个品类都是第一,但是我们在价值链上的地位非常低。那么我们就是一般贸易的出口,很多也是贴牌,只要采购商是大买家你就没有多少溢价权。

我们说外贸综合服务,会不会有一个机构干什么呢?我不是贸易商我只做交易服务,简单来讲就是你不懂也可以做外贸,这个机构跟我们原来那个图是不一样的,就是把贸易和服务分离了,产生第一个价值就是外贸简单了,做外贸跟内贸就是不需要懂技术就可以做了。第二就是整合了流动的资源,最重要的还有一个,特别是互联网的属性,什么呢?我们通过第三方交付的数据,能够直接产生价值,改变价值链的结果,解决信用的问题、解决金融的问题,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大家想想小企业就可以走了。以这个为例,海外的小买家到中国来采购,首先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我解决了你的信用问题,后面我会讲到为什么敢这样走,以前不敢。如果我这个工厂出口100万美金的货,你卖给大买家贴人家的牌你赚10%,但实际上这100万的货到最终,消费者涨了三倍是很正常的,最后可能是300万、500万。我们现在的做法通过把这个贸易和服务分开,我可以实现什么呢?让这些大买家在下游可以尝试,这本来就是存在的,不是说我自己想像出来的市场,只不过原来他不敢找你买,原因是什么呢?后面讲,因为有了大数据,我们就能解决两个我们贸易中刚才讲的几个问题,那核心的一个是信用的问题,比如阿里巴巴推出的阿里信保,就是海外我来保合约,海外来买你的货,你要签合约,合约有两个核心的诉求,一个是交货期,一个是品质,那么阿里巴巴来给你保什么呢?你如果没有按时交货,平台直接赔钱。那这样的话,小企业就敢直接来采购了,所以我们把订单贸易细分化,这是一个很创新的产品,这个怎么来的呢?数据来自于原来的出口商通过平台走的流量,我根据流量给你这个额度,我们在杭州有跟政府联合,就是杭州的企业,我根据我的判断给他10万美金的额度,那么老外一看,在杭州工厂采购就不担心了,这样实际上是一种很大的改变,改变了国际贸易中间交付的问题。

另外就是金融,我就不细讲了,实际上金融产品,所有我们的贸易金融产品,其实长期以来不管是国内和国外的小企业都很难享受,因为有了数据和新的结构,应收账款都在平台上,所以银行就愿意通过平台给企业做贸易融资,这些融资包括了各种各样的贸易金融服务。大家要看到这个事情,金融服务在原来中国出口中间大家本来就拿不到,我只能有多少钱做多少事,你给我现款要现货,实际上在买方市场情况下很多订单是受到限制的,因为金融条件满足不了,所以你就不能做这个贸易。随着成本的增加,金融的作用会越来越大,这跟买房子是一样的,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作用也是为全球小企业服务的。

作为电商的语境来讲,因为我们电商在B2C上走得是比较快的,而且走得非常成功,在这一块大家似乎看不到太大的发展,但是国际贸易中间B2B的应用,合起来讲就是自主营销。我主要想讲一个是我们有了互联网,我们的业务首先是数据化,第二要把数据变成产品,变成产品才有价值,我刚才说的贸易融资和阿里信保就是变成产品了,然后我们说再把运营标准化,只有标准化才能规模化。那么B和C的关系,我认为B2C更多的是解决一个专业不对称的问题,但是B2B只解决信用不对称。刚刚阿里巴巴搞了920的采购节,这个采购节是要B2B实现网购一样的在线下单、在线结算,这样的话我们觉得随着贸易主体的改变,这样的话就是说全球贸易比方说40万亿美金,通过我们中国的创新,通过这种信用的保证,我们让原有的贸易细分化,就是国际贸易来说能不能做到80万亿,这个不是很难的事情,实际上就是说互联网带来了这种机会。另外我想讲,所有的消费都离不开背后的供应链、我们的耗材、我们的原件,这些的交易也影响你最终的体验,不管从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还是我们说在现有的国际贸易的体制下,我们会努力去做一些新的改变,这就是我们说的跨境电商单一窗口。

原来的单一窗口基本上也就是原来的贸易主体是500强,那么昨天我看逍遥子在讲我们要做一个数字化的、市场化的单一窗口,这就是希望我们的政府机构和民营机构做一个联合,通过创新,就我刚才讲的外贸综合服务还有其他一些服务平台。那么买卖商家通过平台对接各国的关检税汇,再对接我们政府的系统,真的实现了单一窗口,原来大企业跟政府的合作中间,因为大企业相对来讲他是比较规范的,我们觉得原来的核心还是一个信息单一窗口,到今天为止如果贸易主体分散了,那我们各自的责任是不能单一的,他们可以在一起办公,所以企业要满足它的要求,中小企业还是有它的弱化,但是通过平台我们相信这种数字化的单一窗口就形成了。

在整个的供应链服务中间,深圳是做得比较快的,杭州我相信赶上的比较快,我刚才讲的所有这些概念,已经不是概念了,这已经是我们做到的一些数据了。那么一达通在去年做了200多亿美金,应该是全国最大的服务交易平台,这一点我们参加国际会议中间,包括世界海关组织的院长到一达通也了解过,像欧盟他也希望打造一个什么呢?适合中小企业的贸易便利化平台,他已经花了不少钱,最后看了我们的方案和行动,看了我们的材料,觉得这个就是他们想要的。那也不是说就我们聪明,这样的原因是我们有这个场景、我们有这个需求,我们中国的中小企业做外贸的最多,在广东长三角我们很多企业一出生就是做外贸的,原来都不知道内贸的,所以我们的需求导致了这些创新的出现。

总结一下,我觉得外贸综合服务企业的创新价值有这么几点,第一个,我们说降低了交易门槛,这个是已经做到的,只要你能跟老外谈生意,剩下的事情都好说。第二个赶上了交易条件,包括金融条件、包括信用的条件,就是做生意不需要原来没有钱做不了的。第三个就是我们缩小了服务区域的差异,老外在把投资投到深圳来,但是货要投出去,钱要收,怎么办?还是要有国际金融、国际法务这些服务,所以老外过来没有问题,到今天大家想想有了平台,我说任何一个小县城国内的我们都能做到,只要你在网上找到生意,所有的国际金融和物流都可以找到。那“一带一路”的沿线上,我们中国的输出不仅是我们的产能或者我们的资本,还有我们政府的管理、我们企业的创新,就是说你沿线上那些欠发达的地区,你只要有货物,通过平台一样可以享受全球最好的服务,那你能不能冒出一个深圳来在沿线上很难说。前不久阿里巴巴在WTO的会议上讲电商,很多欠发达的国家讲你们和美国都做得很好了,我们再搞没有什么利益,我就说深圳当年什么都没有,我们一个小县城就能够这样,所以你这些条件的改善会让任何地区都能够不需要物理地域那么近,都能够吸引外资,都能够产生更多的收益。最后还有一个优势,这是我们最近刚刚跟马来西亚签的协议,我觉得应该是中国创新走出去,就是平台经济的出现,平台治理,包括这个平台会整个提高我们国际贸易的监管效率,我们所有的国际贸易中间跟内贸的区别在于监管,因为各个国家的税制不同,所以它必须要做一个监管,这个监管内贸是很弱的,外贸是强的,所以就有成本的矛盾,那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市场的机构跟我们海关外管建立一个MEO,国务院的文件出来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我们跟马来西亚的关检税汇跟平台完全对接,做一个共同来解决我们申报效率跟风险控制的问题,这是我们讲的所有的中国创新可以输出的几个。

这个图我想多说两句,就是外贸订单的多样化,我刚才讲了作为传统的贸易公司,传统的生产工厂以订单贸易为主,我指的是海外过来的采购订单,原来是大买家,那么FOB交货你就是人家的车间。我们刚才讲的订单贸易会细分化,越细分化你的收益越高,我们讲品牌,你要自主才谈得上贸易和品牌。第二个就是自主贸易,我们不要把B2C当成是像内贸网购一样一个简单的个人物品的交换,它实际上是个贸易现象,我们可能从C端起家,实际上它是一个贸易。那我们觉得自主贸易有两类,一类是C端往前推,另外一类是我们的工厂能不能在跨海以后去定价在本地营销,那要有平台给你做流通,还有就是一个平台给你做信用,不能说我出去开两天展会就能接到单子,我们相信会有很多创新的做法。比方我这个订单贸易占到80%,自主贸易20%,我收益都会大大提高,所以这个真正的买全球、卖全球应该是这个方向,包括进口,我们现在进口电商中间大部分也是什么呢?还不是把海外的中小卖家引到中国来,我们相信以后也会形成这个趋势,那我们在品牌和品质的保证上都会有进步。

讲到外贸生态圈,如果国际贸易的主体都是慢慢以中小为主了,那么我们一环一圈,首先基于各类电商平台的,从订单的生成到交付,我要把整个打一个闭环,同时贸易细分化之后会产生什么呢?各类服务都要细分化,也都要本地化了。比方在美国的海外的运营、海外的市场的营销,那么一定也要本地化,但是定价权是在品牌商,并不是说贸易商定了价买断货物回去卖,所以在这一块我们在整个贸易的服务上,我们从供应端做出实际上我们做出了很多新的试法。所有中国做的本地化服务的东西都可以复制到海外去,这就是我们说的生态系统,这些生态系统我们相信对老外来讲也是好的,包括我们出口,它的小企业也会享受更多的利益,那我们的进口更加是让他的小企业走过来,所以我觉得这种创新是利所有的人。

我们杭州做了这么多年,实际上政府的创新包括杭州机构和市场机构的合作,我觉得也是要做出全球的榜样,我们讲的创新的应用不仅改变了我们工厂的贸易价值链,也要改变我们政府管理,还要改变服务业的价值链,就是今后国际金融、国际物流。马来西亚的商品比如说跟欧洲人做生意,用我的平台,那我平台决定金融用哪个银行,所以说这个是我们中国的创新走出去,包括我们中国的综试区改革以后也会为全世界做出榜样。这是G20上EWTP,实际上我讲了,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基于各类电商平台的,这个通道出来,但这个通道上要制定规则,这个规则是跟各国政治体制是没有关系的,那我们通过创新让小企业做生意更便捷。比如说我们现在单证规则、监管规则、交货规则,中间有一个你货到哪就是多少钱就OK了,这些也得到了各国的响应,为什么能得到响应呢?每个国家都要选票。这是马来西亚我刚才讲过了,实际上我们也希望我们跟政府的联系,我觉得应该更加的紧密,中国的海关、中国的口岸管理部门,实际上他们遇到的问题比老外多的多,实际上我们市场的创新和政府的创新都要有,不完全是为了我中国的利益,我们也可以是帮助更多国家的中小企业,不管你卖到中国来还是我们过去,从这一点来讲我们第一站选了马来西亚政府,经过两个多月的考核终于同意了。我们讲EWTP也好我们要服务全球,所以我们在座的不管是服务企业,还是说我们外贸自营的企业,大家都要想到今后这个市场有多大。我们现在中国制造的实力虽然我产品是低附加值,不是高端的,但是我们的价值远远的没有挖掘出来,这个通过电商会给大家一个更大的市场空间,更大的努力方向,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