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全面抬升关税将重创中国对美国出口

2017-02-21 09:34:13 文章来源: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田开兰,陈锡康,杨翠红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外贸易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根据我国海关出口数据计算,1978-2007年间年均出口增长率达到了18%以上,对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自金融危机以后,在全球需求持续疲软、国内经济转型调整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我国外贸增速放缓,2012-2014年连续三年出口增速低于10%,2015年我国出口首次出现了-2.9%的负增长。与此同时,中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也发展迅速,如图1所示,中国对美国的货物出口额由2001年的543亿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4092亿美元,上升了6.54倍,中国从美国的货物进口额由262亿美元增长至1478亿美元,增长了4.64倍,按货物贸易总值计算的中美贸易顺差由281亿美元增长至2614亿美元,增长了8.30倍。除了2009年受到金融危机的严重影响,中美之间的贸易额稳步上升。目前,美国已成为中国的第一大出口市场,2015年中国对美国出口额占出口总额的18%,而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进口美国10%的出口商品。

图1 2001-2015年中国与美国贸易额及按贸易总值计算的贸易差额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数据库

 

  然而,在中美双方贸易繁荣发展的同时,中国对美出口也引起了美国越来越多的“指责”,美方时常认为中国通过操纵汇率、政府补贴等形式鼓励中国的出口,中国的出口扩张抢夺了美国的市场和就业机会。正因此,我国迎来了遭受贸易保护壁垒的活跃期,比如,2008-2015年我国遭受反倾销调查年均约58起,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反倾销指控对象国。

  中美两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是贸易摩擦频发的贸易伙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伊始,美国就对中国某些纺织品和家具产品进行了进口限制,2009年,美国对从中国进口轮胎实施惩罚性关税,2011和2014年,美国两度对中国光伏产品发起“双反”调查,这些重大贸易争端案都引起了两国政府部门和学术界的密切关注。

  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承诺通过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诉及提高中国进口关税以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且特朗普建议对中国进口关税税率提升至45%。目前美国的简单平均关税率为3.5%[1],对中国进口关税率的抬升幅度之大引起了两国政界和学术界的极大关注,后来特朗普的获选更是将对“中美贸易战”的担忧推向了更高峰。

  不过,后来特朗普否认了曾提出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这一点,这让两国政府和学术界纷纷预测美国将对中国征收45%进口关税的可能性很小。竞选期间,特朗普还承诺会起诉中国“不公平的补贴行为”,并利用“每一项合法的总统权力来纠正贸易争端”。《1974年贸易法》122条款赋予美国总统如下权力:施加高达15%的关税,长达150天而无需被调查。《1977年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则使总统在国家安全面临威胁时,有权力采取经济手段反制,冻结他国资产、提高关税,国会可以在90天内以超过2/3的票数否定总统命令。特朗普竞选期间的言论和美国法律赋予总统的权力使得两国担忧特朗普上任之后将对中国进口关税抬升至15%的可能性会稍大一些。

  美国新总统上任之后,即便不采取对中国进口商品全面征收45%等极端措施,对中国发起局部贸易战的可能性依旧很大。针对特朗普竞选时期的言论与承诺以及总统可以利用的最高权力,我们分别测算分析了美国对中国的关税税率全面抬升至45%和15%之后中国对美出口所受的影响。

  美国一旦开始对中国进口商品抬升关税壁垒,将直接抬高美国消费者和生产者面对的进口价格,使得对中国进口品的需求减少,同时表现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为此,我们运用不完全替代进口需求模型和案例分析法对美中贸易战对中美贸易的影响进行了预测分析。

  综合利用不同主要出口商品的需求弹性和我国对美出口的商品结构,我们对量化模型的测算结果进行了加权调整,最后的预测结果如下:

  1. 若美国对中国出口的所有商品全面开征45%的关税,第一年中国对美出口将下降52%-58%,平均下降55%,如果关税政策没有改善,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美直接出口的下降将会加剧,第二年将下降64%-72%,平均下降68%。

  2. 若美国对中国所有出口商品的全面开征15%,第一年中国对美出口将下降16%-20%,平均下降18%,第二年将下降22%-26%,平均下降24%。

  对过去的中美贸易争端案例的影响考察显示,中国在遭受到美国的关税壁垒时,不同的对美出口商品的变化弹性表现出比较大的差异。考虑到出口产品异质性对需求价格弹性造成的差异,我们估计了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七大类主要商品的进口需求价格弹性,这七大类商品分别是:农产品、矿产品、化工产品、贱金属及其制品、轻纺类产品、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2015年这七大类商品占美国从中国进口总额的93%,基本全部涵盖了中国对美国的出口。

  测算可知,这七大类商品中,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的弹性最高,其次是轻纺类产品、化工产品、贱金属及其制品,农产品和矿产品的弹性最小。我国对美出口的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弹性较高的原因之一在于这些产品出口中包含着大比例的加工出口,加工出口企业利润薄,对关税优惠政策有很强的依赖,在面对关税壁垒时承受力更弱。另一方面,加工出口企业主要负责加工组装的生产环节,这些环节主要依赖于廉价的劳动力,并非核心环节,可替代性较强。

  根据不同商品的需求价格弹性,我们进一步估计了美中贸易战对不同大类商品的影响,测算结果如下:

  1. 在全面征收45%的关税情况下,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第一年将平均下降64%,第二年下降79%;轻纺类产品第一年平均下降52%,第二年下降65%;化工产品和贱金属及其制品第一年平均下降40%,第二年下降49%;农产品和矿产品的进口需求价格弹性在10%的水平上才勉强显著,第一年下降18%,第二年下降25%。

  2. 在全面征收15%的关税情况下,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第一年平均下降22%,第二年下降29%;轻纺类产品第一年平均下降18%,第二年下降23%;化工产品、贱金属及其制品:第一年平均下降10%,第二年下降13%;农产品和矿产品第一年下降6%,第二年下降8 %。

  美国是中国的第一大出口市场,美国大幅抬升对中国的进口关税,将严重影响中美之间的贸易,进一步,将使得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就业遭受重大打击。如果美国大幅抬升对中国的进口关税,无疑地,中国将发起反制措施,在美国法院或者世贸组织开启自己的法律程序,针对美国特定公司和产品征收关税。

  现如今,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体系下,各国的贸易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美国与中国发生大规模的贸易战不仅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还会使得全球生产链部分断裂,严重影响生产链上的所有经济体,加大世界经济下行的风险。

  实践将证明,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下,实行开放型经济,降低关税壁垒,促进资本和商品自由流动,每个国家在国际分工中发挥本国经济的比较优势,出口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进口生产成本高的劣势产品,从中长期看,将促进世界所有国家经济发展和提高各国人民福利!

 

附录:方法简介

1.不完全替代进口需求模型估计简介

  不完全替代进口需求模型认为贸易商品和本国商品可以部分相互替代,并且一国的进口需求可以被该国收入水平和进口品与国内品之间的相对价格解释。

  基于该理论基础,建立计量经济模型(包括单变量的ARIMA(自回归积分滑动平均模型)、多变量的ADL(自回归分布滞后模型)和VECM(向量误差修正模型))来刻画抬升关税对中美贸易的影响,被解释变量为中国对美国的月度出口量(由中国商务部提供的海关数据),解释变量包括美国和国内的多个经济变量,主要用来反映进口需求水平和相对价格,其中,美国指标包含美国工业生产总值、零售销售量、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等,中国指标包括出口价格指数、进口价格指数、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生产者价格指数、中国工业生产总值、社会消费零售量等。模型中还引入了中国加入WTO、亚洲经济危机、全球金融危机等虚拟变量。

2.案例分析法简介

  检验模型准确性的最好方法是实际案例。为了检验模型的准确可靠性,我们选择了两个经典的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发起的贸易保护案件来对不完全替代进口需求模型的估计结果进行校验修正。这两个案例为:中美轮胎特保案和中美光伏“双反”案

  中美轮胎特保案是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于2009年6月29日以中国轮胎扰乱美国市场为由,建议美国将在现行进口关税(3.4%-4.0%)的基础上,对中国输美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从价特别关税。9月12日,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裁定,对从中国进口轮胎实施的惩罚性关税税率第一年为35%,第二年为30%,第三年为25%。结果裁定之后,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进出口监测预警数据显示,2009年10月、11月我国对美轮胎出口量明显缩小,同比降幅分别为37.5%和35.5%。

  中美光伏“双反”案是指美国商务部于2011年11月9日宣布对中国输美太阳能电池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调查。公告称,接受调查的具体产品为中国输美晶体硅光伏电池、模块、层压板、面板及建筑一体化材料等。这是美国对中国清洁能源产品首次发起“双反”调查。这一次“双反”调查裁定的反倾销税率为18.32%至249.96%,反补贴税率定为14.78%至15.97%。这一裁定意味着中国光伏企业从中国内地出口美国市场,至少要增加30%的关税负担。这一“双反”调查使得中国输美光伏产品在2013年同比下降40%[2]。紧接着美国之后,2012年7月,以SolarWorld为首新成立的欧洲光伏制造商联盟正式发表声明,称该组织已经向欧盟委员会针对中国光伏制造商的倾销行为提起诉讼。9月,欧盟正式发出通知, 启动对华光伏太阳能产品反倾销调查,范围包括晶体硅光伏组件、电池片和硅片。中国对欧盟的光伏产品出口因此受到剧烈影响,2012和2013年,中国对欧盟市场的光伏出口额分别同比下降46.5%和60.8%[3]

  对过去的中美贸易争端案例的影响考察显示,中国在遭受到美国的关税壁垒时,不同的对美出口商品的变化弹性表现出比较大的差异。考虑到出口产品异质性对需求价格弹性造成的差异,我们估计了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七大类主要商品的进口需求价格弹性。

  在估计七大类出口商品的进口需求价格弹性时,需要计算这七大类商品的出口量和平均价格。由于一类商品中往往包含多种更细的商品,因此我们需要对初始数据进行以下加工处理:

  1.某一大类商品中,对于计量单位相同的商品,这些商品数量的总和即为大类的出口总数量,利用各商品的出口数量作为权重对出口商品的价格求得的加权平均价格作为平均价格。

  2.针对一大类中具有不同计量单位的商品,利用出口商品的出口金额作为权重对这些商品的出口价格进行加权,求得平均价格,出口总量则为出口总额与平均价格的比值。



[1] 数据来源:WTO 2015年关税数据,https://www.wto.org/english/tratop_e/tariffs_e/tariff_data_e.htm

[2] 根据中国海关提供的光伏产品(HS8)对美国月度出口数据计算而得。

[3] 根据中国海关提供的光伏产品(HS8)对欧盟月度出口数据计算而得。